包工网    建筑装修行业信息平台!
全国 选择城市
  • 全国
  • 市区
  • 市区
  • 市区
  • 市区
  • 深圳
  • 广州
  • 东莞
  • 武汉
  • 南京
  • 西安
  • 长沙
  • 沈阳
  • 青岛
  • 郑州
  • 济南
  • 厦门
  • 泉州
  • 哈尔滨
  • 太原
  • 合肥
  • 南昌
  • 南宁
  • 昆明
  • 石家庄
  • 杭州
  • 海口
  • 宁波
  • 贵阳
  • 温州
  • 兰州
  • 舟山
  • 吉林
  • 呼和浩特
  • 银川
  • 西宁
  • 拉萨
  • 乌鲁木齐
  • 成都
  • 福州
  • 莆田
  • 佛山
  • 汕头
  • 湛江
  • 中山
  • 珠海
  • 桂林
  • 北海
  • 防城港
  • 玉林
  • 毕节
  • 六盘水
  • 三亚
  • 文昌
  • 邯郸
  • 秦皇岛
  • 唐山
  • 邢台市
  • 张家口
  • 焦作
  • 平顶
  • 三门峡
  • 商丘
  • 许昌
  • 驻马店
  • 大庆
  • 大兴安岭
  • 佳木斯
  • 齐齐哈尔
  • 鄂州
  • 黄冈
  • 黄石
  • 荆门
  • 十堰
  • 咸宁
  • 襄阳
  • 孝感
  • 宜昌
  • 恩施
  • 张家界
  • 常德
  • 郴州
  • 衡阳
  • 怀化
  • 娄底
  • 湘潭
  • 益阳
  • 永州
  • 岳阳
  • 株洲
  • 长春
  • 通化
  • 延边
  • 苏州
  • 无锡
  • 连云港
  • 南通
  • 徐州
  • 扬州
  • 赣州
  • 吉安
  • 景德镇
  • 九江
  • 萍乡
  • 新余
  • 鹰潭
  • 大连
  • 鞍山
  • 丹东
  • 抚顺
  • 葫芦
  • 锦州
  • 铁岭
  • 营口
  • 包头
  • 赤峰
  • 鄂尔多斯
  • 呼伦贝尔
  • 通辽
  • 玉树
  • 东营
  • 威海
  • 潍坊
  • 烟台
  • 枣庄
  • 淄博
  • 长治
  • 大同
  • 临汾
  • 吕梁
  • 宝鸡
  • 汉中
  • 咸阳
  • 延安
  • 榆林
  • 林芝
  • 哈密
  • 和田
  • 喀什
  • 吐鲁番
  • 伊犁
  • 普洱
  • 丽江
  • 大理
  • 文山
  • 西双版纳
  • 玉溪
  • 嘉兴
  • 金华
  • 绍兴
  • 台州
  • 龙岩
  • 南平
  • 宁德
  • 三明
  • 漳州
  • 潮州
  • 河源
  • 惠州
  • 江门
  • 揭阳
  • 茂名
  • 梅州
  • 清远
  • 汕尾
  • 韶关
  • 阳江
  • 云浮
  • 肇庆
  • 百色
  • 崇左
  • 贵港
  • 河池
  • 贺州
  • 来宾
  • 柳州
  • 钦州
  • 梧州
  • 保定
  • 沧州
  • 承德
  • 衡水
  • 廊坊
  • 仙桃
  • 荆州
  • 潜江
  • 神农架
  • 随州
  • 天门
  • 邵阳
  • 湘西
  • 常州
  • 淮安
  • 宿迁
  • 泰州
  • 盐城
  • 镇江
  • 抚州
  • 上饶
  • 宜春
  • 本溪
  • 朝阳
  • 阜新
  • 辽阳
  • 盘锦
  • 滨州
  • 德州
  • 菏泽
  • 济宁
  • 莱芜
  • 聊城
  • 临沂
  • 日照
  • 泰安
  • 绵阳
  • 阿坝
  • 巴中
  • 达州
  • 德阳
  • 甘孜
  • 广安
  • 广元
  • 乐山
  • 凉山
  • 眉山
  • 南充
  • 内江
  • 攀枝花
  • 遂宁
  • 雅安
  • 宜宾
  • 资阳
  • 自贡
  • 泸州
  • 湖州
  • 丽水
  • 衢州
  • 安庆
  • 蚌埠
  • 巢湖
  • 池州
  • 滁州
  • 阜阳
  • 淮北
  • 淮南
  • 黄山
  • 六安
  • 马鞍山
  • 宿州
  • 铜陵
  • 芜湖
  • 宣城
  • 亳州
  • 白沙
  • 保亭
  • 昌江
  • 澄迈
  • 东方
  • 乐东
  • 临高
  • 陵水
  • 琼海
  • 琼中
  • 屯昌
  • 万宁
  • 五指山
  • 儋州
  • 洛阳
  • 开封
  • 安阳
  • 鹤壁
  • 济源
  • 南阳
  • 新乡
  • 信阳
  • 周口
  • 漯河
  • 濮阳
  • 鹤岗
  • 黑河
  • 鸡西
  • 牡丹江
  • 七台河
  • 双鸭山
  • 绥化
  • 伊春
  • 白城
  • 白山
  • 辽源
  • 四平
  • 松原
  • 晋城
  • 晋中
  • 朔州
  • 忻州
  • 阳泉
  • 运城
  • 安康
  • 商洛
  • 铜川
  • 渭南
  • 怒江
  • 保山
  • 楚雄
  • 德宏
  • 迪庆
  • 红河
  • 临沧
  • 曲靖
  • 昭通
  • 定安
  • 昌江
  • 白沙
  • 琼中
  • 陵水
  • 保亭
  • 乐东
  • 三沙
  • 白银
  • 定西
  • 甘南
  • 嘉峪关
  • 金昌
  • 酒泉
  • 临夏
  • 陇南
  • 平凉
  • 庆阳
  • 天水
  • 武威
  • 张掖
  • 安顺
  • 黔东
  • 黔南
  • 黔西
  • 铜仁
  • 遵义
  • 阿拉善盟
  • 巴彦淖尔
  • 乌海
  • 乌兰察布
  • 锡林郭勒
  • 兴安盟
  • 固原
  • 石嘴山
  • 吴忠
  • 中卫
  • 果洛
  • 海北
  • 海东
  • 海南
  • 海西
  • 黄南
  • 阿里
  • 昌都
  • 那曲
  • 日喀则
  • 山南
  • 阿克苏
  • 阿拉尔
  • 巴音郭楞
  • 博尔塔拉
  • 昌吉
  • 克拉玛依
  • 克孜勒苏
  • 石河子
  • 图木舒克
  • 五家渠
  • 塔城
  • 阿勒泰
  • 香港
  • 澳门
  • 台湾
免费发布信息
客服热线:0731-84215198

一个包工头的自述,道出无数工程人的辛酸史!

发布时间:2018-11-21 17:28:55 浏览量: 317

我是一个小老板,当然也不算很小,不是简单的农民工的工头。

我从事的是建筑行业,此前曾是珠三角某城市的一名公务员,受到诱惑下海。混迹于建筑行业10多年,历经中国经济社会环境10多年的变化,体验过做公务员和做小老板在不同时期的对比。如今,感觉生意相当难做,也许某种积累的危机要来了一样,感慨万千。

我有话要说!

掏空

在主流话语里, “包工头”是一个略带贬义的称呼,也含有不屑的语气,等同于“土老板”。

我不承认自己是土老板,好歹还是有点文化的,虽不敢号称“儒商”,但也不土。

当初之所以砸掉金饭碗下海,是受到家乡人的影响。在我家乡人眼中,“包工头”熠熠生辉,是和“有钱”、“成功”联系在一起的。我正是在虚荣心的膨胀下,也决意想当“包工头”风光一把。

但等到自己进入建筑行业多年后才明白,“包工头”的日子并没有外界人所想象那样风光,更多的是无奈、压力、辛酸。

回想一下的话,20世纪90年代初,这行业确实是存在暴利的,最早从事建筑的老乡都一夜暴富。但自2000年始,建筑行业的暴利时代已过去了,进入微利时代了。建筑行业的竞争也日趋白热化。为了拿到工程,你必须用尽各种手段。

在娱乐场所请甲方娱乐,可以说是必备项目。我不是土老板,所以不太喝酒,也不喜欢夜总会那种震耳欲聋、醉生梦死的环境,但从事这个行业后,为了伺候好甲方,讨其欢心和高兴,只好举杯必饮。10年的酒精量,可以用吨来计算了,酩酊大醉是常有的事,最怕是喝了假酒,头部疼痛几天也未消除。

按外行人的理解,给甲方的花费动辄几万乃至几十万元,甲方应该会于心不忍,肯定要与你签合同的呀。其实不然,这只是承揽工程业务的第一道门槛。建筑行业的甲方心肠比钢铁还要钢铁,你的投入,并不一定能拿到项目。

在我的家乡,因为这种原因而破产,债台高筑的“包工头”不在少数,有的出远门帮人打工度日,有的为了躲避债务而远走他乡,有家难回。但这种反面的教材并没有吓跑妄想在建筑行业捞“第一桶金”的创业者们,他们仍像飞蛾扑火般投向建筑行业。

风险

现在,我每天都是这样度过的,电话、开车、茶楼、业务,小车每天旅程表不少于200公里。自2008年的那场金融风暴后,我联系工程时的消费也理性了许多,不再大吃大喝了,也不迷信完全靠伺候甲方公关手段承揽工程业务了,合同签订前,甲方提出过分消费要求都免谈,任何不以签合同为目的的工程项目都是假项目!

包工头圈子流行一种共识:包工头有“三怕”,一怕工地财务来电,二怕甲方不按时付工程进度款,三怕工伤事故。多年来,我最大的压力就是资金压力,自己接触不少的工程大项目,小则上亿元,大则几亿,以自己的业务能力,管理能力,技术力量,完全可以按合同完成任务,这样的项目可以令自己的事业冲上一个新台阶;但由于这种大工程项目前期启动资金需二三千万元,没有这样的经济实力,只能忍痛放弃。

在这里,我深深体会到资本的力量,也深刻地理解到为何要用“资本”来命名一个社会形态(资本主义)的原因。我和许多小型、微企业创业者一样,拥有创业的劲头与梦想,也有创业能力、管理企业经验,但万事俱备,只欠资金。

以自己所受压抑那部分创业能量估算一下,如果拥有足够创业资金,中国人所释放的创业能量是巨大的。

如果工程项目已上马,犹如上弦的箭,上轨的火车,没有停顿的可能,而又缺钱,怎么办?我只能在民间借贷了。虽然知道借这种资金,无异饮鸩止渴,但也无可奈何。我的哥们老乡,在工地资金紧张时,向乡下高利贷者借了500万元,月息5分,每月利息25万元,工程的利润都让高利贷黑洞吞噬了。

由于建筑行业是一个资金需求量大、竞争激烈的行业,许多“包工头”为了承揽工程业务,站稳脚跟,也不惜铤而走险,通过亲朋,民间高利贷者渠道进行融资,根本不考虑融资成本和投放资金回笼风险,不评估工程项目盈利能力和资金使用情况,盲目投资,一旦项目亏损或项目资金无法按时回收,包工头往往“跑路”逃债。  

乱象

工程业务竞争,不仅是自身资金实力的较量,更在于背后社会关系的较量,说白一点,若有当官的撑你,工程中标胜算更有把握。这基本是行内公开的秘密。

我有一个老乡,基本垄断了某市所有市政工程施工,当然每一个市政工程项目都经过所有招标流程,程序合法,手续齐备,经得起领导检查和媒体监督。但在我们这行内的人都心知肚明,这些程序、手续、资格审查都是聋子的耳朵——摆投而已,无法真正防止投标人的串标。反而这些程序成为保护投标人的合法外衣。而能够中标这些市政工程项目的单位或个人,也绝非普通的建筑公司或那些小包工头了。

比如,前几年某市大兴土木,许多市政工程,体育设施工程需要投标发包。据我估计(本人也曾接触这样的工程项目,因为经过几手,最终没有做),某市几百个标段工程项目,没有几个中标单位是施工方,真正的施工方往往通过第三、四,甚至第五手才接到这个工程项目,层层的转包,利润大头全在中标单位和中间商手里,施工方所赚的仅是牙慧之利,体力活的钱。

而中标单位的幕后老板,肯定是非富即贵,从中标单位接一手活的,肯定是直接的关系户了,并且很有钱(因为开工前要先支付一大笔中标费);接二手活的,也是一手活的老客户了,层层流转,到了真正施工方,工程项目原是一块肥肉也被啃成鸡肋了。

“一等人靠权贵关系赚大钱,二等人靠资本赚中钱,三等人靠技术赚钱,四等人靠流汗赚小钱”。社会等级序列和食物链,在建筑行业里也同样充分体现出来。

隐忧

小老板们有一个特征,基本没有家庭时间和假日时间。家里的女人和孩子都习惯了。

在媒体、公众的眼里,农民工是弱势群体,需要保护他们的权益。其实,通过这么多年观察,在建筑行业上,弱势群体的名单上还得加上中小包工头。

一方面,他们不敢得罪所挂靠的建筑公司,必须完全履行合同中的所有条款,因为所有工程进度款都经过公司账户出来;另一方面,如果农民工不按劳务合同履行义务,若按违约责任去罚款,农民工易跑到政府部门投诉静坐,政府主管部门会出面干涉,通过挂靠公司施压包工头,挂靠公司担心工程投标资格被政府取消,往往息事宁人,也不管责任归属谁,优先垫付工钱给农民工,然后从包工头工程款扣回。包工头在这个工程中完全没有博弈筹码,实际上是“夹心阶层”,两头受气。

有时候反而羡慕那些小班头,拉了几十号人,不用资本金,没有风险压力去承揽劳务分包工程,包赚不亏的买卖。若有老板拖欠工钱了,只要往政府门前坐一会,政府就会出面追讨工钱,包送到手里。

有时候,甚至会羡慕农民工,虽然我知道这难免有点心理变态,可却是真心话。

说到心理变态,我想说,你要在这个行业混下去,不变态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。这行业,做得成功的老板心都狠,首先对自己狠,其次对工人、甲方要狠。我所接触的建筑行业的老板中,普遍脾气暴容易发火,防范心重、冷漠。

但我是一个心肠软的人,甚至有点不合时宜的人文关怀,这明显就是一个弱点。

怎么办?多年来,我常有走上不归路的感觉,尤其是现在,这种感觉尤其强烈。只能是继续往前,希望时来运转,赚到该赚的钱,然后转行,远离此行,越远越好。

然而,这是一个外贸萎缩、内需未振的环境。虽然房价还在上涨,泡沫在吹大,可风险也在积累。很多做生意的朋友,已经像蛇一样冬眠,不知能支撑多久。我虽没那么悲观,但隐忧,仍驱之不散。

在中国,做包工头,真的不容易!